法制周刊

從破產管理人申請再審職工工資案看訴權的慎用

來源:法制周刊     發布時間:2020-01-20 19:15:04
摘要:基本案情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受理某源商業集團有限公司破產申請后,某律師事務所被指定為破產管理人,集團公司原職工胡某、趙某等18人隨即向破產管理人申報工資債權,申報的依據是某縣人民法院在3年前作出的關于追索勞動報酬案的19份調解書。破產管理人即律師事務所在審查后,遂以某源商業集團公司名義向某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理由是:“胡某、趙某等18人與集團公司不存在勞動關系,集團公司與胡某等人虛構債務,原審縣人民法院...

 

基本案情

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受理某源商業集團有限公司破產申請后,某律師事務所被指定為破產管理人,集團公司原職工胡某、趙某等18人隨即向破產管理人申報工資債權,申報的依據是某縣人民法院在3年前作出的關于追索勞動報酬案的19份調解書。

破產管理人即律師事務所在審查后,遂以某源商業集團公司名義向某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理由是:“胡某、趙某等18人與集團公司不存在勞動關系,集團公司與胡某等人虛構債務,原審縣人民法院對案件基本事實認定錯誤并作出民事調解書,調解書違反破產公平受償原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特申訴請求依法撤銷原調解書,重新審理此案,并要求胡某、趙某等18人承擔本案訴訟費”。

破產管理人直接對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再審申請,在沒有任何司法文書指定或者改變管轄的情況下,作出原追索勞動報酬糾紛民事調解書的縣人民法院直接受理,并通知胡某、趙某等18人作出答辯并參加聽證。

胡某、趙某等18人的代理律師在答辯和聽證中請求法院依法嚴格審查、嚴格依法辦案,駁回破產管理人的再審申請。律師的意見有五點:

一、法律上從來沒有規定破產管理人對職工申報的工資債權,享有提請訴訟審查的權利,對職工工資債權的審查,破產管理人只有作出認定或者不予認定的權利,管理人對縣人民法院調解確認的職工工資提出再審申請沒有權利來源。

二、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規定,對調解再審申請期間是“調解生效后六個月內”。本案調解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3年多,再審申請明顯超過了法定時限。

三、再審申請書中明確指向是對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除了市中級人民法院有權接收該申請材料外,任何法院都沒有權力接受該申請書和相關材料,而且民訴法及司法解釋也從來沒有規定中級人民法院可將自己對再審申請的審查指定給下一級的基層法院去審查。

四、再審申請中沒有提供民事訴訟法規定的任何證據,縣人民法院也僅僅是通知胡某、趙某等18人領取了一份再審申請書復印件。

五、再審申請書,嚴重不符合民訴法要求的最基本的、最起碼的、最常識性的形式要件,縣法院應依法不予接收該再審申請書。

在經過一年的焦慮等待后,縣人民法院作出裁定認為:本院分別于2015年7月至2015年12月期間組織雙方達成調解協議,民事調解書已發生法律效力,再審申請人沒有提交證明調解違反自愿原則及調解協議內容違反法律規定的相關證據,也沒有提交反映案件基本事實的主要證據,且該再審申請已超過六個月的申請再審期限??h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駁回再審申請。

法理評析

一,法律制度沒有賦權時,再審申請沒有權利來源,本案申請不符合訴權法定原則。

訴權是現代法治社會中第一制度性的人權,是指民事法律關系主體根據法律規定,在其權利受到侵犯或者權利義務關系產生爭執時,請求國家司法強制力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的權利,起訴權、答辯權、和解權、申請再審權等等,都屬于訴權的范疇。

本案中,某律師事務所在經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定擔任集團公司破產管理人后,就成為了在法院的指揮和監督之下全面接管破產財產并負責對其進行保管、清理、估價、處理和分配的專門機構。破產管理人在核實審查破產企業職工工資債權時,應當依法勤勉履職,對破產企業存疑的債權債務都要進行嚴格的審查并依法作出認定或者不予認定的決定、甚至提起包括起訴或者申請再審在內的訴訟。

但是,我們應該看到,本案指向的是破產企業的職工工資債權,屬于勞動法上的債,不同于其他民商法上的債。正是由于破產企業的職工工資債權的特殊性,所以破產法賦予了破產管理人在對職工工資債權進行審查后,只能做出認定或者不予認定的處理決定,并告知申報工資債權的原職工有權對該決定提起訴訟,請求人民法院依法糾正破產管理人的決定。

因此,在破產企業原職工憑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調解書申報工資債權時,破產管理人即使認為調解違反了自愿原則或者調解內容違反法律規定,也不能以破產企業的名義并派員作為訴訟中的正代表而申請再審。因為,根據訴權法定原則,在我國法律制度沒有賦權的情形下,對確認破產企業職工工資債權的民事調解書主張再審申請,人民法院不會支持。

二,申請沒有在行權時限內提出,法律不保護過期權利,本案審查未準時關切程序要素。

我們看到,破產企業職工胡某等人申報工資的依據是2015年7月至2015年12月期間人民法院組織調解并簽發的、已經生效3年多的民事調解書。而民事訴訟法及司法解釋規定,對調解書的再審申請,應當是調解書發生法律效力后6個月內提出。

因此,可以不需要做任何調查、不需要做任何理性科學的分析,破產管理人就應當清楚地知道對原民事調解書的再審申請已超過時限,其再審申請即使能夠提供其他實體證據支持,人民法院也不會對案件進行再審。而且,人民法院在收到破產管理人提交的再審申請后,也能夠直觀地、感性地、一眼看出這是一個喪權了的請求,依法應該非常輕松、非常簡單地徑行裁定不予受理。

然而,本案中,破產管理人以破產企業的名義提出再審申請后,人民法院還通知了胡某等18人提供答辯并參加聽證。我們說,破產管理人和人民法院這種對訴權形式審查毫不關切的行為,已經客觀上共同給胡某等18人造成了思想精神負擔、增加了聘請律師的訴訟成本、耗費了公共司法資源。

三,申請沒有提出法律要求的證據,法律反對濫用訴權,本案審查未即時關切實體要素。

從該縣人民法院駁回再審申請的裁定可以看到,作為行使訴訟代表權的破產管理人,在再審申請中并沒有向人民法院提供原司法調解違反自愿原則或者調解內容違法的任何證據。因此,從通常的司法運作慣性看,人民法院在收到再審申請時必然會要求申請人提供對應的證據,這些證據哪怕是沒有證明能力甚至是偽造捏造的。如果申請人沒有提供,人民法院應當一次性告知申請人補足補齊,也就是說,法院連申請人的材料都不會接受。

縣法院對本案的審查,卻沒有依照慣例對待,以至于再審申請審查程序一直延續到組織胡某等18人及其代理律師參加聽證。這不符合當前司法改革的要求和人民群眾的預期。

四,審結體現了正義的姍姍來遲,裁定未全面評判被申請人的答辯理由,本案裁判缺乏辨法析理的教育功能。

盡管按照司法運作的慣性和法律規定的剛性,本案不可能延續到組織聽證這個環節。但是,人民法院在案多人少的困局下,最終還是在超審限幾個月后,以再審申請人“未提供原司法調解違反自愿原則或者調解內容違法的任何證據,申請超過時限”為由而駁回再審申請。但這明顯屬于遲到的正義。

至于裁定書的說理評判,我們看到文書對胡某等18個被申請人的其他抗辯答辯理由未予評說。也許是考慮到破產管理人來源于人民法院的指定,所以文書形成時給予了管理人情面上的關照。但司法改革背景下的裁判文書,要求全面評析訴訟各方的意見和理由,體現裁判的居中、全面、公允。

而本案中,胡某等18人既遵循訴訟法學理論又符合訴訟法律規定的抗辯答辯,恰恰是本案辨法析理不可或缺的一面。本案裁定當然是可以公開的,也是已經公開的。發揮對社會的教育指引功能,是裁判文書公開的應有之義。本案至少缺失了一半。

五,定了本案的分,未止雙方其他之爭,胡某等18人的律師代理費和其他必要的訴訟費用誰來買單?

學界和實務界研究的共識表明,濫用訴權行為的性質具備雙重性,既是不正當的訴訟行為,又是一般性的民事侵權行為?,F代化治理形勢下,人民法院對訴權的保障是積極的,民事訴訟法對濫用訴權的懲治也有規定。因此,訴權的行使更需要慎重,這種慎重主要強調嚴格依照法律規定的條件來行權。

本案再審申請在程序和實體上的嚴重缺陷,使得公共司法資源被單方面嚴重耗費,這可能不是胡某等18名破產企業原職工關心的事。但是,從破產管理人2019年1月31日提出申請,到2019年12月15日人民法院送達駁回其再審申請,在這長達一年的時間里,胡某等18人被迫被動耗費的私人利益,該誰賠償?

更為尖銳的一個問題是:如果破產企業的原職工胡某等18人另案起訴索賠,破產企業只有用僅有的財產來承擔賠償責任。我們知道,破產管理人是有償的、專業的、專門打理破產企業后事的機構?;诿裆谭ǖ葍r有償的原理,破產管理人當然要對全體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承擔賠償責任,其實是對擔任破產管理人的律師事務所履職不當甚至是錯誤的一種治理懲戒。破產法有規定。

總而言之,“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政法工作做得怎么樣,直接關系到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和民心向背。政法工作要聚焦社會公平正義、保障人民安居樂業,把人民擁護不擁護、贊成不贊成、高興不高興、答應不答應作為衡量一切工作得失的根本標準。而最基本的標準,就是法律。人民法院一方面要依法積極對待各類主體的訴權,另一方面要嚴格依法治理訴權濫用,而包括破產管理人在內的各類主體也要慎重行使訴權。(作者楊劍,中國反腐敗司法研究中心研究員)

來源:視訊中國·為民網

責任編輯:劉璽東
东方毅靠什么赚钱